晨星之光詩歌分享

晨星之光詩歌分享


寶貴星沙 – 歌的小故事

詞寫在多年前,僅僅是寫好了它,
不知最後會怎麼樣,不知最終會走到哪裡。
曉芸將曲作上後,我們將它打上蝴蝶結,
靜靜等待神的時間,靜靜等待再度解開它的待續。
好久沒有動靜,要忙的事好多,自然而然就放下了它。
多年過去,它存在,很久沒被提起。
按年度計劃順序,終於等到它編好了曲;錄好歌聲;再整個混好音。
終於到打開蝴蝶結迎接待續的時刻,也是重新喚起”寶貴星沙”最初悸動的時刻。

人們經常抱怨著日以繼夜的忙碌生活,"忙不過來"老掛在嘴上。
仔細想想,其實大部份人與其說怕忙,不如說怕白忙一場。
怕付上了一切、所有、全部的努力,不知結果會如何,或⋯⋯終其一生等不到結果?
心急起來想走捷徑的心理也是可以理解的;更別說實在走不下去,曾閃過丟棄或放棄的念頭。
真要做到放棄也不是容易的事,那需要推翻一路的努力,
徹底打碎所謂的夢想和理想,讓自己被自己打敗….並不是說做就能做到的輕易。
那麼,如果一生中總有件事,讓你感到沒有出路,不知希望在哪裡;
如果站在不能放棄卻又無法前進,沒有進展的十字路口;
如果無法面對推翻後的空白,後面等著的仍是沒有答案的徒勞和無奈…卻又不能不跑下去。
要怎麼繼續這場不知有沒有盡頭的馬拉松呢?

我曾走過艱辛的抗癌過程,雖早已遠離了觀察期,不需再回頭複診癌症的部份。
我後來才恍然大悟,為什麼走出醫院時護士笑著說:"別說再見"。
是啊,能離開醫院,沒有人希望再回來或常回去的。
而那種這心情有點複雜,找醫生大多不是好事,但揮別醫生又總有些坐立難安。
剩下來⋯⋯病人就得帶著病後留下的各式各樣後遺症,繼續抗爭奮鬥下去了。
若是有人正經歷罹癌的恐懼,不管是治療前可以準備什麼;治療中可能面對哪些不舒服的症狀;
治療後萬一有後遺症跟著一輩子要怎麼正面看待,然後做該做的,其它交托給主。
我想我可能還能有幾分自信告訴對方:"我懂你的感受";
我可能還有一點心路歷程可以分享,能說上幾句。

換了處境就不同了。
在我們的身邊認識一些特殊兒童、自閉孩兒之父母朋友。
他們是人群中少數中的少數,茫茫人海中偶一出現在生活週遭的人們。
我們的偶一,卻是他們所面對每天的掙扎和奮鬥。
雖樂意和家長們成為好友,心想要是能在他們需要時能在側成為協助也好。
但往往面對自閉症或特殊需要的父母們或和自己身處境遇不同的人們。
感到的不僅是做得有限的汗顏,連所說的,都常抓不住關鍵,施不上力。
常感到自己或一般弟兄姐妹在這事上的渺小和無能,能做和會做的少之又少。

回想當年涵哥眼看我經歷無法描述的治療之苦。
他的疼惜和陪伴,對於當時的我能衝破難關,將治療堅持走到最後是至關重要的。
但他再怎麼安慰我,想為我承擔,那幾乎打垮人的嚴峻治療我仍得獨自走過一遭。
對同為身處難處者,我們所雷同的應該就是 — 無論如何,我們都得面對自己的難處,沒人能代替。

即便如此,為著艱難的處境,主仍有預備,主的恩典是夠用的。
過去幾年蒙神的帶領,陸續認識了幾位養育自閉兒的基督徒父母。
主預備了他們成為器皿,無私的分享並走近處在相同困境的人們,成為一顆顆破碎無助之心的見証和鼓勵。
他們在前頭所走過的路,沒有經歷的人無法想像。
由他們的分享得知,養育自閉兒或特殊兒童的過程是真槍實彈,絕非紙上談兵,
他們每一步都真實經歷血淚和掙扎、生命的破碎和重建。
對身處傷心軟弱的人,不可缺的當然是在一路上給予安慰、扶持、打氣的人。
但在困境中,身邊若有曾走過相同經歷的同路者。
這些走過的人所說的話和活出的生命,對正經歷其中的人來說,重量更加不同凡響了。

順境中、得意時,也許我們都曾錯認”順境和春風得意”就是建立"我這個人"的價值。
當苦難來到,所求不成,這場仗只能正面臨敵且沒人能代替。
眼看順境消失了,得意遠離了,自信心一次次受挫,價值感一片片剝落,還能用什麼安心地確信"我這個人"的價值呢?
真基督徒的生命中卻常經歷,當手中握得愈少,以為失去了自我,
卻在轉眼之間看見神眼中自己的尊貴性和祂所賜予的豐富恩典。
那價值不是來自在世上累積的物質、錢財、名聲、地位…。
那價值時常出現在獨自面向困境時,才欣見上帝眼中最純綷原始的璀燦。

以前每次讀到聖經上提到"要與哀哭的人一起同哭"。
坐在聖經前冷眼旁觀,心中不禁默默想著…
整個情境看來很有愛心,卻也實在覺得有種隔靴搔癢之感。
如果有人看見我受苦,我還沒哭他就先哭,禮貌上應是要感謝,但更多的可能是心裡的無言吧。
遇到這樣的人,到底是要含著感謝的淚,還是該反過來安慰他別哭?
理性的一面偷偷跑出來,想著,嘀咕著…哭有什麼用?
可憐嗎?同情嗎?還是您本人哭點低?其實,我本人並不需要你的眼淚呀。
平時很樂意幫助別人,但當有人向自己伸出幫助之手時…第一時間感到的卻是彆扭,快快稱說"最不喜歡麻煩人"了。
更直接的說,也就是寧願付出卻不習慣低下頭,不願承認自己會有需要別人伸出的手的時候。
不知你是否和我一樣,也曾有相同的感覺和經歷呢?

但是,主就是在祂的話裡提醒我們:要"與哀哭的人一起同哭"。
當年生病时,我正站在軟弱無力的”哀哭一方”,深切學習到接受幫助的人生重要課題。
默想著主的話、映照著那時病中的自己,由堅持”我靠自己可以”,到接受”我需要幫助”。
其實,並不會因為我能夠幫助人,而增加了我的重要和尊貴性;
也不會因為需要被幫助而需看低自己、矮化自己或感到低人一等。
原來,主要我們學習在任何處境和角度裡,都不忘記我們是祂所創造,祂所心愛的。
處境改變,角度不同,祂的信實和眼光都永遠不會改變的。

付出捨己有時,謙卑接受有時,各種狀況都可能交錯在我們的人生之中。
付出的人並非較強,能付出是因著主的恩典,在別的事上肯定有需要扶持的地方。重點是願意付出。
接受的人並非弱者,有幫忙和安慰在側也是主的預備,在別的事上肯定還可以付出安慰和幫助的。重點是肯受安慰。
“同哀哭的一方”付出的關懷再怎麼笨拙,再怎麼粗糙,再怎麼..不能實際派上什麼用場。
哀哭的人和同哀哭的人,同時在學習接受和學習付出裡都成長了。
一起哭、一起笑,一起禱告,一起靠著主再站起來,繼續向前走下去。
各人按著主所賜的感動,需要付出時不要吝惜,需要幫助時也不要硬撐。
懷著適度的柔軟度,相信也會是主所喜悅的一種健康生命和態度的。

聖經裏神應許亞伯拉罕的子孫將如天邊的星和海邊的沙那樣的豐富。
星星雖美,沙粒也有種浪漫美感,在浩瀚宇宙中卻顯得極為渺小。除了神,有誰能一顆顆數算?
在寫寶貴”星沙”的過程中,還因此認識一種小生物遺骸,真的就叫「星沙」。
好奇剛好同名,簡單瞭解了一下,據說在綠島、馬祖、墾丁星砂灣、日本沖繩聽說還能看到這種夏天退潮後,
在潮線邊緣晒乾成很美的白色星星形狀浮游生物。
雖沒見過盧山真面目,沒法講得太準確,但那不也是一種美好的創造嗎。

總之無論是小生物「星沙」;還是平凡粗糙,數不清的星塵和沙粒,全都是出自上帝的手。
而人珍貴的價值又何嚐是沙、星,星沙所可以比擬的呢?
主為我們而死,主用重價將我們全都贖回,使我們找到人之所以為人的價值。
透過神的榮耀,每一位都是寶貝,都是祂所愛、所寶貝,都能發出主所賜的光芒。

這首歌的寫作原由很簡單,就算是我們那有點"笨拙"卻發自內心的關懷和感動。
寫一首歌實在沒能做什麼,沒什麼實質幫助,彷彿不知說什麼,不知如何做,只是在一邊靜靜待著。
但就是不為什麼,只想關懷、想安慰、想打氣、想告訴爸爸媽媽和孩子們,主耶穌深愛著你們。
縱使白晝說是將近,卻不知是何時,黑夜看來仍很漫長,…縱然這場馬拉松不知何時可以跑完…
請牢記在心,請牢記在心~
主愛你、愛我,祂樂意幫助我們,賜我們力量面對每天的挑戰。
祂心愛每一個祂所精心創造的孩子們。


祂領我們向前走-歌的小故事


又見秋天- 歌的小故事


仰望 – 歌的小故事


完美記號-歌的小故事


聖誕聖誕 – 歌的小故事


晴天雨停


回家的聖誕


一生的事在祢手中


曙光


謝謝祢


安睡吧我的愛


Falling in Love


晨星之光音樂敬拜

2014年聖誕節晚會獻詩


奪不去的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