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星之光詩歌分享

晨星之光詩歌分享


在主裡的安心-歌的小故事

有段時間小時候的家和自營百貨店連在一塊兒。店在前,家在後。
和二個姐姐同住的房間有一排氣窗在三夾版木製隔牆上方。
不想睡覺的夜晚,要是偶然發現爸媽意見不和,
那兒還是個除了透氣又可以趴著查看情況的一角。
不能理解彼此,氣頭上的父母,
哪有空閒發現氣窗上看戲的小人兒。

手枕著頭看,和姐姐討論著看,看看爸媽,再彼此對看,
看著看著,還是看進了心裡。
"心目中的兩個巨人會不會垮下?"
疑慮像愈走愈近的黑影,漸漸覆蓋頭頂,直到籠罩整個人。
爸媽吵架時,最想改寫劇本的該是劇中慌張的小人兒吧。
不知未來會變成怎樣,不能夠看到未來,真叫人難以安心,
真希望能去掉衝突,將情節寫回完美。

父母走過大多夫婦在婚姻裡平凡的掙扎,跌跌撞撞,有山有谷…
幸而最後還是一起走到了後來,直到為此生牽手的一路劃上句點,抵達終點站。
長大後自己結了婚,有了孩子,和丈夫共同經過人生各樣難關。
若沒有主的帶領,每個關卡都能叫我們失去安心和平安,不知如何向前。

想想,內心的平安能被剥奪,幾乎來自人與人的你來我往。
藉由生命中那些不能叫人安心的累積,心靈悄悄變得不再一樣。
那些不安全感在成為大人前,從一點畫成一線,從一線編織一面,錯綜複雜一生纏繞。

吵架一定是壞事嗎?衝突就要決裂嗎?
解決之前,處理方式往往不是吵到不可收拾,就是退、讓、躲、避,都叫失去界線。
人生最初的人際關係中未能學會面對衝突,
走到屬於自己的婚姻親子階段或延伸的各種人際關係,雷同戲碼難免重複上演了。

最後變成什麼?走到哪呢?

最能保持關係的安全距離,能客氣就客氣,能避開就避開,能配合就配合,能不說就不說吧。
變得退縮消極,情願收起放心去愛和付出的勇氣。
一面害怕接二連三的兩度、三度傷害;一面仍然在意。
暗暗關注他人怎麼看、怎麼想,複雜情緒內裡漸漸發酵。
人本能就會有想要付出愛和被愛的需要,實在不易看淡,不知怎麼饒過自己。

要不然怎會在看不到彼此的網路世界裡,人與人竟彼此牽動、惹怒、影響各自的心情。
我們甚至都心痛的讀過太多無法走出而選擇輕生的例子。
以前哪裡會需要特別設立社群網路避免心靈受傷的開導課程、講座、文章?如今卻如雨後春筍般一一新興。
可見,人人都面對著眼光和期望,也常在這些點和線,線和面裡失去內心平安,失焦人生方向。

本來還以為,用對了不需正面即可避開衝突的方式。
不管換了多少方法,你傷我,我傷你,你追逐,我避開…的戲碼,還是輪翻上演。
跌倒了,爬了起來,仍然不斷、不肯放棄地找尋。
憧憬著一種能彼此相信、接納肯定、不需配戴面具、可以完全卸下心防,安心分享的相處模式。

怎麼就那麼難呢?
怎麼極力希冀一種讓自己在關係中被重視,被珍惜方式會那麼難呢?
怎麼等待在努力爭取之後所留下的存在價值,身份肯定,角色認可的希望被視為犯傻了呢。
怎麼期待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能活得所謂更好、更無懼、更無視框架、更自在、更自我的情況下…。
怎麼可以在努力追求更多的"更多"中,還是找不回失去的自信和安心呢?
卻是越擁有,那害怕一再失望和再度失腳的陰影,越是揮之不去。
怎麼就那麼難呢?

還沒信主時,很多人告訴我們,信了主就好了,就不一樣了。
那基督徒是怎麼樣呢?
我常覺得,在真心口唱心合敬拜前,該常把現階段的真相對自己攤開說說,誠實面對自己的心,面對主。
剛信主的時候,對於主所賜給基督徒的這新身份所擁有的福份,停留在知道和得到了一個好消息。
一腳跨進似乎能漸漸放心的教會群體中;一腳還留在搖晃不安,難以安心的世界裡。
不免還是會害怕會不會有四度、五度的傷害發生…
膽小一點沒什麼不好吧,選擇抱著胸觀望觀望,以便苖頭不對好隨時走人,沒什麼不對吧。
尚未能夠產生信心,剛起步的安心只夠付出一半,這也真實。
如果一開始就聲稱能夠成為一名無名傳道者或殉道使徒,未免睜著眼失真做作。
那個階段本來就是這樣,主知道我們的斤兩,不會要我們揹過重的擔子。

“現在的不安,是因為剛成為基督徒,難免懷有情有可原的提心吊膽。”
好啦,以上這話說的真叫人安心,總算能原諒自己微小的信心了,安慰自己過幾年就好了。
不料糟的是 ⋯⋯多年過去,榮登"老基督徒"宝座。
不料還停留在繼續對心做著安慰動作,還站在新手的位置原地不動。
當暴風、試探、難處來襲,低頭找尋神的話和信心。
那籃子裡是空的⋯⋯
原來當年對神的懷疑猜忌反增不減,信心消磨殆盡。
半個一直以來的不放心發酵再發酵,吞噬了另外半邊永遠長不大的可憐靈命。
留在原地還算有機會,不少這樣的信徒感到跟隨主不過如此,看不懂這好消息,決定分道揚鑣。

什麼叫做安心跟隨主 ?什麼叫將眼光定睛於神?做到什麼,走到哪裡才算叫做進步和成長?
難道走進教會就是走進淨土,都可以成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聖人?

屬神的兒女的生命不管是新是舊,經歷由風聞走到親見的過程是必需的。
未純熟的信心,與神的應許和自我真實的生命經歷,經過爭戰、踫衝和摔跤是必需的。
雖頭腦裡知道主耶穌基督愛我、為我捨命,靠著接受祂的寶血完成的救恩,我們得以進入神愛子的國度。
能讓新造人的舊事已過都變成新,只有放棄所有舊有思考和面對人生的方式一途。
舊有,就應讓它過去,包括過去的不安心、不放心和懼怕的心,才能勇往直前。
直至終於將眼光調到神的身上,離開人和自己的眼光,實際活出和經歷新的生命。
那忙碌不安的心這才得了安息,開始走向得胜生命。

人的關係破裂,人與神的關係必是隱隱隔著猜忌不信和疏離。
在主裡的安心,來自將自己的心懷意念,奉獻回神,歸還給主。
就算一點一線編織成一面又一面的不安,看似將一生纏繞,無法逃脫。
只要奔向主,向主轉回,主所賜的恩典絕對夠用,終將停止一生不安的折磨。
真正的安全感唯有藏進主裡,藏進主的心意、主的原則、主的旨意,主的眼光。
就算世界一天比一天敗壞和冷漠,叫人失望和傷心,被打垮了還是可以有力量東山再起。
不再、也沒有任何人事物,可以奪去主所賜真正的安全感。

不要老覺得孤單,問問會不會是把自己放逐太久了?
試著回去看看,你還有好多認識的、不認識的弟兄姐妹,他們雖然一定不會完美,就和你我一樣。
但任何人只要給自己機會,一步步靠著主,認真誠實面對著生命的每一個掙扎,就會開始接納對方和自己。
事情會怎麼樣,人怎麼看我,都不感到孤單,因深知主都掌權。
靠著主奪回一塊塊曾編織苦毒、傷心、懼怕、憂傷痛苦的人生拼圖。
讓主幫助我們將拼圖放回,拼回不同以往的人生。

主呼召所有蒙恩的人,聚在一起在主裡;在教會中一同朝著展新的人生標竿前進。
過程必有絆跌或笨拙的成長過程,只要抬頭仰望主,只要深知我們都是被主所愛的蒙恩之人。
無論人怎麼看我,我怎麼看人,我怎麼看自己,都不是重點,都不重要。
重要的標竿是 – 主怎麼看我?
只要向著這個標竿,走向這個標竿,在主裡的安心,不會遙遠,一點也不遙遠。—- Mu Mu
———————————————————————–
這首是曉芸寫的詞,MuMu潤飾。以下的分享來自曉芸Rebecca~
《寫歌的故事,分享給你》
不知道是個性還是什麼原因,以前我常常發現自己在一個充滿歡笑的地方心裡卻異常孤單;
臉上是帶著笑容可是心裡不是。
人好像定格一樣,身邊的人事物卻快速在發生中。
很多時候我覺得沒什麼人看得見真正的我,更多時候我覺得根本沒有人想要了解真正的我?!
我內心充斥著矛盾和孤獨,臉上則是一張微笑假面具。
初寫這首歌曲時,我的心境如同歌曲中說的 :
「世界上有太多冷言冷語讓人傷心,歡笑中卻感到沮喪孤單只想待在角落裡。
尋找愛和溫暖懷抱,是終日人不變的憧憬。每個人都想被珍惜」
我一直覺得人群中我們就是彼此擦肩而過的人,
雖然是朋友但很多內心深處的黑暗也無法得到幫助和化解。
人就是在一起嘻嘻哈哈暫時的安慰罷了。
所以真有一種沒有人會真正珍惜自己的沮喪感覺。
兒子出生不久(欸,結果感觸還是回到育兒…)
多了一子本是喜樂的事,但養育孩子的重擔,
想做完美媽媽的壓力實在讓我進入人生最黑暗的地方。
說不出的鬱悶和痛苦,我感覺孤單無比,看到喜樂的媽媽們我只能帶著淡淡微笑。
在這個時候,神幫助我打開自己的心,重新去認識了我身邊的姊妹們和朋友們。
我一直用我的眼光去看這個世界,我心門向來緊關防衛,沒有任何人的珍惜能走進來,
只有孤單留在裡面。放下了自尊,誠實說出了內心的渴望和需要的幫助;
姊妹們的雙手,擁抱,鼓勵和話語成了我最溫暖的支柱。
在主裡,我們擁有的不是膚淺的暫時安慰;在主裡,神是要改變我們的心態和眼光。
我們才能得到一份:我們真的是被深深珍惜的安心。

在主裡的安心
詞:陶曉芸/龔倩芬 曲:陶曉芸
編曲:胡本琳
世界上 有太多冷言冷語 讓人傷心
歡笑中 卻感到沮喪孤獨 只想待在角落裡
尋找愛 尋找溫暖懷抱  是終日不變的憧憬
每個人都想被珍惜 每顆心都想得安息
多麼感謝 能進入愛子的國度裡
從此坦然無懼 在神前蒙愛蒙憐憫


單屬於主 – 歌的小故事


寶貴星沙 – 歌的小故事


祂領我們向前走-歌的小故事


又見秋天- 歌的小故事


仰望 – 歌的小故事


完美記號-歌的小故事


聖誕聖誕 – 歌的小故事


晴天雨停


回家的聖誕


一生的事在祢手中


曙光


謝謝祢


安睡吧我的愛


Falling in Love


晨星之光音樂敬拜

2014年聖誕節晚會獻詩


奪不去的平安